●临川文化研究成果(选录)

发布者:丁晓卿发布时间:2016-06-24浏览次数:581

保护、开发和利用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再思考

民盟抚州市委调研组

执笔:黄建荣

  

近几年来,在市委、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统一部署下,我市在大力弘扬临川文化方面做了许多富有成效的工作,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抚州的经济、文化、教育、旅游等工作向前发展,诸如“抚州会馆(原玉隆万寿宫)”第一期工程的完工、王右军“洗墨池”的移建、乐安流坑“文馆”的修缮完毕、宜黄谭纶墓景点的完善、市区标志性建筑“拟岘台”的重修计划开始实施、汤显祖出生地文昌里的修复正在洽谈、临川教育集团的组建、一批临川文化研究专著(如《临川近现代文化史》、《临川傩文化》、《临川文化名人研究指要》、《王安石世系传论》、《王安石全传》、《临川地方戏剧史》、《探古览胜话流坑》、《临川文化研究丛书》系列)的出版和即将出版等等。然而,我们在进行相应调查的基础上,发现我市的临川文化在保护、开发、利用和研究等方面还存在诸多的不足。这里仅就我市红色文化资源方面的保护、开发和利用问题,谈一些粗浅看法。

一、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现状

从全省的情况来说,我市的红色文化资源虽然不如井冈山、瑞金等地丰富和突出,但仍有不少特色,在中共党史上具有不可替代性。比如说,我市11个县(区),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就有黎川、资溪、广昌、乐安、南丰、宜黄六个全红县,它们都是中央苏区的北面屏障和重要组成部分,是红军三次反“围剿”的重要战场,其中还有红七军团的诞生地,有著名的康都会议旧址、红一方面军总部遗址、闽赣省委旧址,以及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、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旧居,等等。这些红色文化资源,无论是对人民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,还是将其开发成旅游点,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。从保护、开发、利用三者的关系来说,只有保护得当,才能谈得上开发;只有开发到位,才能充分利用。因此,开发和利用的前提是保护。

那么,目前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现状怎样呢?回答是:不能令人满意。

据我们初步调查,虽然政府和有关部门在这些年也修建了一些红色文化的纪念建筑物,诸如革命烈士陵园及纪念塔(在临川回归园内),黄陂战役纪念碑(宜黄)、高虎垴战役纪念碑(广昌)、金溪战役纪念碑、东乡的舒同纪念馆等,但绝大部分红色资源的保护实在是令人堪忧,其普遍的状况是各县均无专门的保护和开发经费投入,也无专人维护和管理,使得不少红色文化资源处于破落不堪、自生自灭的境地。这里举几个例子。例如黎川县湖坊乡的闽赣省委旧址,本来属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这些年前往参观的人每年有好几千,可是旧址内部基本上空空荡荡,门窗破烂,墙壁许多霉斑,无照明设施,所陈列的桌椅残缺,其他可供人看的遗物等既少又乱,屋外的湖坊河水冲空了东侧的路基,外墙已出现裂缝;又如广昌甘竹镇的沙子岭毛泽东旧居,曾经也是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所在地,现在旁边虽然有新建的陈列室,但原址却逢雨有漏,令人感到残破之气;又如南丰县太和乡的康都会议旧址,现在差不多已成为村民关押猪、牛等牲畜的场所,脏乱不堪。这几个重要的革命旧址或旧居的保护都是如此,更不要提我市其他的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情况了。这几个例子足以说明,对于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实在不能再等闲视之了,否则,我们这辈人将来是要受后人戳脊梁骨的。

二、我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、开发和利用的几点建议

针对我市红色文化资源保护的现状,结合国内和省内一些地方的经验,我们提出如下几点建议:

1、市委、市政府要把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、开发和利用纳入议事日程,并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来抓,同时以下发文件的形式,对各县和各有关部门的这方面工作进行督促、检查和落实。各县(区)、各乡(镇)的政府,应该根据市委、市政府的相关文件精神,制订出本地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、开发和利用的比较具体的方案和措施。

2、市委、市政府、市人大要尽快制定相应的法规和条例,以法律的形式规范我市红色文化资源的保护、开发和利用的措施,同时与有关部门(如党史办、博物馆、文化局、旅游局等)协商,确定我市重点革命遗址(含文物)的名单,从而使保护、开发和利用的对象明确。

3、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,利用电视、网络、报纸等媒介和文艺演出等形式大造舆论,使全市的干部、群众增强保护、开发和利用红色文化资源的意识,认识做好这项工作的紧迫性、重要性和必要性。

4、对我市的红色文化资源,必须明确专门的管理部门,必须配备专门的维护和管理人员,必须投入专门的保护和开发经费。在经费的来源方面,可以实行多渠道进行,比如说通过招商引资、银行贷款、向省里申请、市财政拨款、县(区)乡(镇)配套、单位或个人的捐助,等等。